上半年中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同比减2万亿元 多因素致数据下滑

168信息港   2019-02-19 20:45:23   【打印本页】   浏览:43672次

接下来的一刻,石暴在盥洗室中匆匆清洗了一遍身体之后,就急呼呼地返回了卧室之中,随即其将大铁门一关,重新开始了《聚气术》的修炼。进入到补天石内的杨立,外面阵阵蜂群嘤嘤嗡嗡嘈杂之声犹自在。好险呐!杨立不无庆幸地抚了抚胸部,暗自抚慰自己一颗怦怦乱跳的小心脏。“难道那都是大脉不成?”这一刻他无法保持镇定,向韦曲询问更多讯息,却无法得到肯定回复,这过于骇人听闻,他也只获得过这段秘闻而已。

杨立也就是神识一查之下,蓦然间便带着大个子又跳着窜了出来。他心里还暗自心惊,原来自己不过和大个子前后脚才出来一会儿,这玉石之内又出现了如此重大变故,实在是变化之大,让人心惊动魄。盘膝运功为藤蔓调理两个时辰之后,杨立已然是满头大汗,又发觉见不到半点功效,他这才是释释然收了功,直立于石壁之前,默默呆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复又进入洞府,在洞府里,杨立进入器灵的传承,翻阅以往篇章,找不到丹丸炼制方法,试图寻找为藤蔓疗伤之法。

  全国人大代表梁益建DD

  让更多人重获健康(新春走基层?代表委员履职故事)

  2月12日中午12时,记者在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见到了刚结束门诊的梁益建。他步履匆匆,声音有些嘶哑。“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还没等记者开口,梁益建便连声道歉。

  梁益建,四川省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骨科主任。2018年3月,新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梁益建感觉自己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职责。第一次参加全国人代会,梁益建把数十年来对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的思考提炼为3个建议:提高规范化培养医生的收入、加强人文教育以及建立电子信息监管档案;加强一次性非植入医疗耗材的管理使用,减少医疗浪费;将脊柱侧弯的治疗纳入大病报销。

  “我看到很多博士毕业的年轻医生,月收入才4800元,养家糊口很困难。国家在对年轻医生的待遇保障上应该有所提高。对医生加强人文关怀,就能把人文关怀传递给更多患者。”梁益建说。

  多年在手术一线的梁益建,对手术中使用的一次性耗材带来的巨大浪费格外关注。通过调研,他发现,包括超声刀头在内的大量一次性耗材可以在经过严格消毒后重复利用,这不仅能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而且可以节省大量医保资金。“去年人代会,我提了对部分一次性耗材重复利用的建议。这一年来,我又对这个问题做了深入研究,发现耗材一次性使用好监管,但严格消毒后重复利用的风险防控较为复杂,这意味着监管部门要加强和改善监管。”梁益建说,今年,他准备就这个问题继续提出建议。

  数十年从事脊柱畸形矫正的梁益建对让患者“挺起脊梁”格外执着,“目前,社会上对‘正驼背’的认识还停留在整形医疗层面,没有意识到脊柱畸形是一种危害很大的疾病。我提出建议,希望将脊柱侧弯的治疗纳入大病报销,让更多人挺起脊梁,重新获得健康、自尊。”

  记者手记

  珍惜每一次机会

  梁益建说,成为人大代表,意味着自己的发言有了更重的分量,因此,他格外珍惜每一次建言献策的机会。

  凭借多年对医务工作者生活工作境遇的深刻体会,和多年对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的思考,梁益建提出的建议都直面问题、直抵要害。

  除了在全国人代会上提出建议,梁益建还抓住相关部门每一次听取全国人大代表意见建议的机会,提出针对性建议。比如,杜绝过度医疗;对伤医事件零容忍;在医疗事故纠纷审判中坚守公平正义,不能“谁闹谁有理”……

  很多人大代表来自一线、来自基层,熟悉基层实情和群众呼声,传递这些声音,反映这些实情,无疑是代表履职的重要内容。

  徐 隽

结果小母狮如遭电击一般,机械地向前走去。惊讶,是杨立对玉石体外狂暴妖兽火焰的直接感受; 避火,是杨立对这块补天石一个特性的新认识。

  周末侃

  一片树叶不能独自变黄

  张静雯

  观察演艺圈数年之后,我对该行业的“尬吹”风气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也难免不时被闪一下。比如有一次,读到一篇宣传某花瓶女演员的文章,说“演技巅峰永远是下一部戏”,立马就惊了:小姐姐,咱怎么也得先拥有演技,再考虑巅峰的事儿吧?

  不过,你可别小看这些徒有流量的明星,他们谁还没个“国际奖项”傍身呢?只不过,单是“伦敦华语电影节”“意大利中国电影节”这样的名称,就能让人嗅出猫腻。

  自娱自乐的把戏,大可一笑而过,认真你就输了。可当正经八百的博士学位也被拿来点亮明星光环,事情就起了变化。

  演员博士翟天临日前出来道歉了。作为演艺圈为数不多的博士,翟天临前脚刚喜提北大光华学院管理学博士后录用通知,后脚就喜提一连串质疑学术造假的热搜,最后只好低头示弱,申请退出博士后工作。

  老实说,最初了解到事情的原委之后,最困惑我的问题是:现在的演员怎么也这么执拗于学历了?本专业的博士念完还不够,非要再跨界做个博士后,他们的行业,好像不考核这项KPI吧?

  说来也不奇怪,演艺界似乎有这么个“门派”,酷爱扮演“文化人”,主要表现包括把微博字体改成繁体字、抄录伪名人名言等等。不愿意舍弃密集的工作、潜下心读书学习,又有“两开花”的精神追求,想来想去,只有这种捷径可走。

  翟天临那点儿事儿,是大家吃到快反胃的开年大瓜,前情提要就不用说得太细了。

  起初,一个粉丝出于单纯的膜拜,问翟天临的博士论文能不能在知网上搜到。没想到,翟博士下意识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牵扯出背后的草蛇灰线:翟天临没达到博士毕业的硬指标,即在C刊发表论文,但却顺当毕业了;唯一可查的已发表论文,区区三千字,至少40%都是抄的;再往前追溯,翟天临的硕士论文查重结果也不容乐观。

  在“博士的诞生”这档“节目”里,翟天临简直开挂,冲破重重硬伤,一路“带病通关”。

  很多人借翟天临一事反思学术评价体系,反思唯论文的考核标准。这些都很正确,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抄袭不可恕,和考核标准无关。再说,在翟天临的处境里,层层考核几乎悉数失守,不管规则长啥样,他应该都能轻松绕过。

  可翟天临还是让我不自觉地想起南京大学前博导梁莹。梁莹是典型的唯论文评价体系下开出的奇葩,靠着炮制大量论文,她高效晋级,迅速斩获包括青年长江学者在内的头衔。尽管在学生间恶评不断,但要不是去年被媒体发现心虚撤掉大量已发表论文,她还安稳地做着教授,享受光环加持。

  “翟博士的诞生”和“梁博导的诞生”,走的是全然不同的路径,但却都显示出了赢者通吃的特征。梁莹“赢”在炮制论文的过人“天赋”上,步步为营,说白了靠的都是这项单一技能,然而这谈不上真才实学。至于翟天临,他的技能条本和学术无关,却仅仅凭着那点明星效应一路绿灯。

  你说和他们相关的学校、机构,当真对他们的真实水平一无所知么?对那些东抄西凑的炮制伎俩,当真蒙在鼓里?各怀心事,各取所需,大家都开心,何必要戳穿。

  “一片树叶,除非得到全树的默许,不能独自变黄。”用教育部的回应解释纪伯伦的这句诗,就是“不能只查翟天临”。

  从吃瓜群众的角度看,翟天临的这场“大戏”里,最惹眼的并不是翟天临,而是他无意中“引爆”的那些事。

  如果只说一句“贵圈真乱”,就消解了严肃的本质。哪个圈子都不是独立而封闭的,蝇营狗苟诞生,整个社会范围内的公平都会被蚕食。

  对了,你可能注意到了,前文提及翟天临的道歉声明,我用的词是“示弱”,因为字里行间读不出多少道歉的意思来。绕来绕去,就是不坦白承认学术不端,连他抄袭的对象,也被暧昧地模糊成了“被我影响的相关论文作者”,可以说很油腻、很“社会”了。

  很多时候,“油腻”与“社会”,恰是很多人混得风生水起的通行证。愿这张通行证早日作废。

“你是何人!”无名出了院落,却见一个玄衣老者站在母口,盯着叶希文怒目而视。无论是那个大陆,并非他们想象的那般,一不小心脚下就是万丈深渊,掉下去!巫族修士面面相觑,内心虽然不甘,却没有任何办法,如果能够找到姜遇和韦曲的踪迹,必然会亲手撕碎两人才可以解心头之恨。

本文链接:http://www.jljdgc.com/2019-02-06/19795.html


[责任编辑: 苟玉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