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超算皇冠:神威E级超算原型机正式启用

168信息港   2019-02-19 20:36:04   【打印本页】   浏览:35707次

好皮实的肉体,好强大的抵御力。鈥滃櫁鍡わ紒鈥濋緳铏庤鏃犲悕鏂╂垚涓ゅ崐銆?/p>二十六级修道士艾德里安添了添,舌头,眼睛都直了,道“哇,这么丰盛!”

独远,曲之风,走下,楼梯,商人马库斯马上是站了起来,礼道“你们好啊,我叫马库斯。一个愚蠢的家伙,今天早上要不是安吉拉告诉我,我仍旧是一个十分吝啬的商人!”杨立结束在传承之地探寻之后,这才悠悠醒转过来,仰头嗟叹一声!

  “人民日报是党中央的机关报。一张报纸,上连党心,下接民心。要把人民日报办得更好,扩大地域覆盖面、扩大人群覆盖面、扩大内容覆盖面,充分发挥在舆论上的导向作用、旗帜作用、引领作用。”

  1月25日上午,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对新时代的人民日报提出殷切期望。

  这是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2月19日到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调研并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后,又一次来到人民日报社。在总书记带领下,中央政治局同志来到媒体融合发展的第一线,采取调研、讲解、讨论相结合的形式,就全媒体时代和媒体融合发展举行集体学习。对于人民日报社来说,这是莫大的殊荣,也是巨大的鼓舞。

  “人民日报是党的阵地。”“全党全国人民都从人民日报里寻找精神力量和‘定盘星’。”3年来,人民日报社全体同志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坚守党报人的初心和使命,以总书记“2?19”重要讲话精神为指引,锐意改进创新,推进媒体融合,着力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不断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

  让人民日报离人民更近

  深夜两点多,人民日报社编辑楼四层总编室夜班平台,要闻一版已走完流程,但主编李仕权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准备下班,而是和版面编辑重新围坐在一起。

  “提要怎样设计看起来更清爽”“线条、底纹如何搭配会更清秀”“标题、文字、照片如何编排视觉更清新”……大家七嘴八舌,金点子、好创意驱走了倦意。

  今年1月1日起,读者会发现,人民日报的版面焕然一新:版面全部实现彩印,提要、套红、包框、底纹等视觉元素明显增加,图片、图示更加精美,更重要的是,报道的内容也更可读、更耐读了。

  “原来人民日报可以这么美!”“多彩的党报报道精彩的中国!”不少读者这样表达惊喜。

  “此次改版是人民日报顺应新闻传播方式新变化、媒体融合发展新趋势作出的重要调整,是人民日报奋进新时代、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大举措……”人民日报改版《致读者》开宗明义。

  全媒体时代,报纸怎么办?这是必须直面的时代课题。对党中央机关报来说,如何破题则更为迫切。

  “报纸和新媒体不是取代关系,而是迭代关系;不是谁主谁次,而是此长彼长;不是谁强谁弱,而是优势互补。全媒体时代,‘内容为王’没有变。改版也是一场新闻生产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的是增加优质内容供给,丰富报道呈现,把人民日报办出新水平。”人民日报编委会在讨论改版方案时这样强调。

  《“肯忙活,好日子不会躲着咱!”》《换条板凳坐坐 多替群众想想》《老乡不脱贫 老韩不走人》《嫦娥袖里揣了哪些宝》……灵动鲜活的标题为版面“画龙点睛”,冒着热气的报道让人民日报离人民更近。

  “妈妈不哭,我在家好好学习!”2月14日,人民日报社会版一组照片让很多读者泪目,外出务工的母亲和孩子分别的场景,引发网络刷屏效应。“真是一图胜千言!”不少读者留言说,人民日报改版后,这样“收藏级”的图片越来越多。

  1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对人民日报改版给予充分肯定。

  脚上有泥土 笔下有真情

  “2016年春节刚过,‘成德农家宴’开了张。这是神山村第一家农家乐……”江西井冈山市神山村村委会的会议室里,村干部正在给大伙儿读1月30日人民日报一版头条关于神山村精准脱贫的报道。

  “报道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也让我们致富奔小康的信心更足了!”村民左香云说。

  今年元旦春节期间,人民日报在一版推出《总书记的深情牵挂DD来自贫困乡村的精准脱贫故事》系列报道,回访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调研过的村庄,反映当地干部群众在总书记亲切关怀下,上下一心挖穷根的感人故事。

  “过去镇里见面打招呼都问吃饭没,现在见面都问上班没”“在村里干活,顾得上家也赚得到钱,能不欢喜”“不能全靠国家,也要自己努力,早日脱贫”……都是大白话,都是大实话,用百姓话,说百姓事,这组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现场报道,一经推出便赢得一片赞誉,在新媒体平台也引发网民热烈反响。

  守正创新做好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要求我们的编辑记者必须进一步增强“四力”,以脚力丈量大地,以眼力明辨是非,以脑力深入思考,以笔力书写时代。最美的风景在基层,最深的感悟在基层。到基层去,到现场去,成为报社广大编辑记者抢独家、抓“活鱼”的自觉行动。

  “响应总书记的号召,到基层来增强‘四力’,我特别受教育。乡亲们非常感谢党的好政策,基层干部工作很投入、很给力!”1月25日上午,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在河北滦平县于营村挂职第一书记的人民日报评论员吕晓勋通过视频连线,向总书记汇报了在基层工作的感受。

  “到现场,写评论!”2018年7、8月,人民日报的评论员全程参与“大江奔流DD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他们行程8000多公里,接力采访220多个点,每天撰写1篇“我在长江”现场评论。“贴近一线才能悟透党的政治路线,走进现场才能找准人民立场。”采访归来,这样的认识进一步深化。

  “政论文章也要写出代入感!”2018年,人民日报“任仲平”写作组成员来到上海浦东、深圳前海、雄安新区等改革开放现场,在深入采访的基础上,撰写了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上下两篇任仲平文章《创造历史的伟大变革》《亿万人民的共同事业》,讲述改革故事,阐释发展方位,网上网下引发强烈反响,习近平总书记也给予肯定。

  主力军“抢滩”主阵地

  2018年10月26日下午,北京三里屯比平常热闹了很多,人民日报社新媒体中心发起的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创意体验馆DD“时光博物馆”在这里开馆。一件件实物,一张张照片,一首首老歌,带思绪穿越历史,让心灵感受巨变。

  其后,“时光博物馆”又移师上海、深圳等地,排队参观的队伍长达一两公里,不少观众甚至在雨中等候两个多小时。在全国巡展的同时,“时光博物馆”还入驻国家博物馆,参加“伟大的变革DD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观众依旧络绎不绝,排队参观的人们从馆内二楼排到了一楼。

  移动直播、VR全景、虚拟现实、竖屏短视频、互动H5、音乐快闪、线下体验馆……这几年,随着媒体融合向纵深推进,人民日报变得更加青春时尚,创意爆棚,精品迭出。网民称赞“党报创意性、可视化、互动式传播一出手,就把商业网站甩出几条街”。

  现在的人民日报,已经不仅仅是一张报纸,而是涵盖了报、网、端、微、屏等10多种载体、综合覆盖受众达7.86亿的“人民媒体矩阵”,人民日报客户端、法人微博、微信公众号的影响力均居全国媒体前列。

  阅报栏是几代中国人的记忆。近年来,人民日报积极拓展户外传播阵地,以智能化、功能化升级电子阅报栏,目前已在全国各地布点投用两万块屏,日均影响受众近千万。

  “你不必记住我,你走在美好生活的路上,那就是我;你不必感谢我,你握住希望的双手,那就是我……”春节前夕,一部反映武警部队改革强军的短视频《中国武警,永远和您在一起》引燃网络,发布当天全网浏览量即突破1亿次。这一“爆款”的主要创意源自人民日报的“金台点兵”工作室,其牵头人则是报社长期负责军事报道的“爬格子”记者。

  作为推进媒体深度融合的新探索,报社260多名编辑记者按照“兴趣化组合,跨介质协作,项目制施工”模式,先后组建了45个融媒体工作室,“麻辣财经”“一本政经”“侠客岛”“学习大国”……一批融媒体工作室品牌声名鹊起。

  随着媒体融合深入推进,越来越多的人民日报记者跳出稿纸,跨界发展,成为“提笔能写、对镜能讲、举机能拍”的“全媒型记者”。

  与此同时,版面页面、大屏小屏之间也实现共融互通,读者扫描报纸上的二维码就能看到相关报道的视频;新媒体平台的优质内容也经常“倒灌”到报纸版面上,融合传播“一体化、一张网、一盘棋”格局初步形成。

  更多中国故事登上外媒头条

  “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大平台了!”2018年4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北京接受人民日报全媒体独家采访,当得知人民日报用户覆盖超过7亿时,古特雷斯惊讶之余由衷赞叹。

  “通过人民日报的报道,我们加深了对‘一带一路’的了解,那些抹黑‘一带一路’的论调是完全站不住脚的!”2018年10月底,在人民日报社主办的“一带一路”媒体合作论坛上,不少外国主流媒体负责人发出这样的感慨。

  新时代的中国,每一天都在上演精彩生动的故事,每个人都在逐梦路上奋力前行。讲好中国故事,向世界说明中国,人民日报责无旁贷。

  首创外媒定制推送,设立海外网、“海客”客户端,推进人民网9种外文频道建设,开设海外社交媒体账号,出版环球时报英文版……经过几年发展,人民日报初步构建起一个立体化、分众化、多层次的对外传播体系。

  “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1978年人民日报关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报道,从那时起,人民日报关于中国共产党每一次重要会议的报道,我都会认真研读。”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如今,国际人士观察中国、了解中国又多了一个新的平台: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夕,人民日报英文客户端正式上线,短短一年多时间,自主下载量即超过150万,其中海外下载量超过70%。“现在我每天都会打开它,从这里读懂中国!”这是一名英国用户的留言。

  2015年,人民日报开启“菜单式”定制推送模式,为外媒提供专业化、精准化、个性化内容服务。截至目前,报社已同80个国家和地区的433家媒体建立了供版、供稿、供图合作,2018年,由人民日报提供的稿件在外媒落地1.4万次,其中不少登上了国际主流媒体的版面头条。同时,人民日报海外社交媒体账号粉丝数超过6500万,稳居全球媒体前列。

  扩大朋友圈,放大同心圆。在连续成功举办5届“一带一路”媒体合作论坛的基础上,目前,人民日报社又牵头启动“一带一路”新闻合作联盟建设工作,联盟首届理事会会议计划在今年4月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夕举行。

  “党的新闻舆论工作是党的一项重要工作,是治国理政、定国安邦的大事”,习近平总书记3年前的这一重要论断,时刻激励着人民日报社每一名工作人员。新思想开启新时代,新征程要有新担当,牢记总书记“把人民日报办得更好”的殷切嘱托,党报人守正为本,创新为魂,将以奋力拼搏的精神,奋发进取的风貌,奋勇争先的作为,更加坚定自觉地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书写新篇章,创造新辉煌。

  《 人民日报 》( 2019年02月19日 01 版)

看到第一个是叶枫到了,胖瘦两位长老脸上带起了微笑,显然是颇为满意,而相对张家的两位长老脸色就微微沉了下来。影魔在一旁也是重重地点了点头,仿佛是很赞同的样子。这几日他同杨立形影不离,倒也是互相之间产生了一丝,说不清的情愫在,他感觉老怪的实力超强,并不是现在的杨立能够对抗的,所以非常赞同醉魔的主意.

  资本逐利,导致影视创作的价值观念被稀释

  警惕“宫斗剧泛滥”背后的创作误区和价值偏差③

  王彦

  潮水退去时,才能看见谁在裸泳。资本失灵时,更能彰显价值的珍贵。

  卫视广告,网站推荐,抖音开直播,娱乐综艺包个场,微博热搜再哄一哄DD眼下,玄幻剧《招摇》播出近半,“营销一条龙”基本齐活。按流量经济的如意算盘,一波营销热后,便是收割韭菜之时。可这一回,算盘有些落空,任凭原始IP曾有多少粉丝、两名主演自带多少流量,该剧再怎么折腾,热播的海市蜃楼愣是不见踪影。

  站在艺术的立场看,这半点不稀奇,该剧的美学、表演、特效、配音都不在水准线上,更遑论思想精深。但从资本的逻辑出发,不知流量经济的拥趸是否已经心里打鼓?

  是谁给了“裸泳者”勇气?顺藤摸瓜,《招摇》的两名主演,都是狠狠享受过“宫斗红利”,一个凭“审丑营销”,一个借“私德炒作”,两人都在资本逐利的推手下赚走可观的一桶金。更有前者,《宫》《宫锁珠帘》《宫锁沉香》三部曲连点成线,线头都握在同样的主创手里。因为是“后宫”那些事儿,哪怕人物是纸片的、表演是空谈的、逻辑是短路的、后期是抠图的,只要能在流量竞赛中屡战屡胜,所谓创作者便一次次如法炮制,屡试不爽。这样的影视创作生产链上,没有历史剧、情爱剧,只剩下“逐利剧”画出一条条流量的曲线图,从资本的原点急切地奔向利益的巅峰。

  可叹,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资本逻辑下,线连成片,片织成了生态,一桩桩个案汇成荧屏上连绵不绝的“清宫宇宙”;前赴后继的逐利者让影视行业的立身之本DD创作,渐渐患上了价值稀缺症。

  价值观念被稀释的创作生态里,没人能独善其身。编剧按流量的喜好定制“槽点”,不怕雷人,但求有槽可吐;导演按流量的走势专挑“明星”,演技不重要,能导流就行;后期营销索性踏入流量的陷阱不愿自拔,买热搜、造话题、做假数据,只要流量高,职业操守皆可抛;至于被流量误导的演员本人,把本职工作当成了捞快钱的乐园,无心雕琢角色,一心钻研“人设”。而寄生于如斯生态,数据造假产业、娱乐类综艺平台、部分偶像选秀节目等都成了一条利益链上的“蚂蚱”,各环节合谋,各取所需。只重经济效益、罔顾社会效益的价值观念下,某些雷剧越拍越骂、越骂越拍,不足为奇。因为在资本的炒作逻辑中,比差评更可怕的是流量平平。

  毫不客气地说,流量经济的思维已在影视行业中形成了一部分劣币驱逐良币的边际价值倒挂。最直观的,近些年不少影视公司投入最大的成本、调用最好的阵容,把价值观念稀薄的宫斗剧当成本公司的“头部内容”,忽视了那些更有现实意义的艺术创作。

  但万幸的是,流量泡沫开始破碎,行业风向悄然转变。《招摇》就是资本不再万能的典型案例,“演技”成为2018年的热词就是观众对影视行业价值回归的强烈呼唤。

  影视业的价值何在?有人视之为名利双收的捷径,为此可以贩售一切;有人视之为糊口的职业,熟练掌握技能,按劳取酬;还有的人将之视为艺术的求索,在对不同剧本、角色的体认和塑造中,拓展对人性的认知、抚慰观众的心灵。不同的价值观念,塑造着不同的格局,终将决定一个人的艺术生涯能有多么辽阔。

  黄沙吹尽始见金。只要创作者敢于挣脱资本的枷锁,还影视艺术一颗初心,那么迟早,一切喧嚣会归于平静,影视圈的诸多乱象也终将销声匿迹。只有价值的回归,影像的世界,才是那么清风拂面。

姜遇在原地流着冷汗,刚才离神体太近了,肉身似乎与之共鸣,血气澎湃,他差点没有控制得住。要不是最后以仙道九封隔绝了气息,恐怕会露出行迹,让人注意到他。要知道不久前九黎祖地、瑶池圣地和妖族等不少教派都在悬赏捉拿他,一旦被认出来肯定会有人向他出手,在这么多老古董存在的情况下他逃不掉。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响起,整个书阁一阵剧烈摇晃,随着一声巨响,书阁直接化成一片齑粉,若不是有人以秘力护住了这些书籍,巫城书阁恐怕就会在今日化为乌有,对于巫族的打击将会很大。“轰!”蓝可儿的脑袋炸开了一般,因为就在蓝可儿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四目相对时无名的嘴角狠狠地压在了蓝可儿的滴滴诱人的香唇上。

本文链接:http://www.jljdgc.com/2019-01-25/24645.html


[责任编辑: 常丽鸽]